盛源彩票_盛源彩票网_盛源彩票登录-盛源彩票官网

把月内便平了荆州逼逃刘备逼降蔡瑁若是能将此

“不敢不敢!”士卒疑惑的看着诸葛亮的样子,听到廖立俩字的时候诸葛亮都快跳起来了,这人到底是啥人啊?在诸葛亮兴奋的注视下,士兵缓缓的退了出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其实这个小卒还不知道,来人可不是一般人,乃是被诸葛亮誉为荆楚第一奇才的廖立,众人都知道什么卧龙凤雏,诸葛亮,廖立的,估计李林这个穿越来的可能都不知道这个叫啥廖立的,正是因为这个廖立真是倒霉,奇才吗,肯定才华横溢,但是这个廖立确实有一副怪脾气,最大的特点就是啥话都敢说,刘备夷陵战败之后,死了之后,竟然还敢评论先帝,这不是找死吗?若不是诸葛亮顾忌往日的请,肯定杀了这个乱说话的人,最后也是被贬为庶民,在历史这条长河之中碌碌无为,但是现在,他可是诸葛亮的老友,更是诸葛亮十分欣赏和佩服的人之一…………
 
    不多时,便引一人前来,那人一见诸葛亮,立即上前调笑道:“孔明弃玄德公而投周郎耶?”
 
    “公渊说得什么话”诸葛亮对那士卒道了声谢,随即不满地望着廖立说道:“为抗李林,孙、刘两家联手,我今日来此,乃是为劝周公谨进兵也!”
 
    “哈哈,戏言,戏言,我自是从夏口而来!”毫不拘束地在诸葛亮帐内翻箱到柜,寻找酒水。廖立嬉笑着继续说道:“却不想你等已失了江夏,麾下仅有万余兵马,何等狼狈…………你这帐内。怎么连酒水也无?”
 
    “此乃周公谨他严令禁酒,帐内如何会有酒水?”说着,诸葛亮却见到廖立从怀中摸出一个酒壶,面上苦笑不已,这个人啊,还是那副模样,每个正行,啥话都敢说,但是,才华,绝对跟诸葛亮有一拼,这也是诸葛亮面对廖立的失礼行为面色毫无改变的原因。
 
    按着廖立,诸葛亮犹豫说道:“当初公渊言及要来江东,却不知公渊来江东作何?”
 
    “作何?”廖立晃了晃手中酒壶,咂咂嘴,说道:“登山、泛舟,其乐无穷,另外嘛,便是等着看那谁实现当初大话。比如五万兵马、坐拥一座城池什么的,我说孔明,刘备未得你前。败!还是一败涂地,怎么如今得了你。仍是一败涂地?”
 
    若是换做其他人,诸葛亮早就反唇相讥了,如今从这位至交口中说来。他却是倍感亲切,呵呵一笑,诸葛亮道:“我主败,乃是缺了如公渊一般的人啊!哈哈…………”这样人的奇才,诸葛亮当然要给刘备争取过来,不管是让李林得了去,还是让李林得了去,以后诸葛亮早晚都会在战场上遇到这小子,另外两个好友徐庶,庞统已经去了李林那里,诸葛亮一个人打心里知道,自己还这不一定能够敌过这二人的联合,但是再来一个廖立,那可就不一样了!
 
    “少来说我!”一眼看破诸葛亮动机,廖立哂笑着挥挥手说道:“我说过,何时刘备坐拥三五万兵。一座落脚城池,我便助他!不过看眼下处境,嘿嘿,看来我还得继续登山泛舟!”
 
    “呵,公渊莫非是看亮笑话的?”诸葛亮苦笑着摇摇头,但是诸葛亮明白,廖立既然来了这里找自己,肯定就是要帮助自己,不然他要探访诸葛亮这个好友,也不必硬闯江东的军营吧?
 
    只见对面廖立耸耸肩,哂笑说道:“眼下我脱身事外,你等与李林孰胜孰败,与我何干?”
 
    真要是脱身事外,你岂会来找我?诸葛亮微微一笑,也不说破,故作为难说道:“眼下我等。几乎是频临绝境,不过也不是毫无机会,我等思量着,如何教李林投入所有兵力!”
 
    “噗!”喷了一口酒水,廖立愕然说道:“叫李林投入所有兵力,你等恐命太长耶?”
 
    “公渊说笑了!”苦笑一声。诸葛亮正色说道:“李林坐拥北方,兵多将广,今日损他八百,明日损他一十。对李林而言,无关痛痒,是故。若要败他,唯有尽诛他麾下四十万兵马!”
 
    深深望了诸葛亮一眼,摇晃着手中酒壶,廖立淡淡说道:“那你等可有主意?”
 
    诸葛亮摇了摇羽扇,微微一叹。却见廖立嘴角挂起一丝微笑,惊喜说道:“莫非公渊心中乃有良策?”
 
    “这个嘛…………”卖了卖关子。廖立要着诸葛亮,淡淡说道:“他日破辽,我可不愿居你之下!”
 
    或许别人不明廖立话中含义,可是与其深交多年的诸葛亮又如何会不明白,闻言大喜说道:“自然,他日破辽。公渊掌外,亮掌内,共助主公匡扶汉室、成就大业!”
 
    廖立心下有几分满意,不过一想到那刘备,他不免又有些叹息,既然诸葛亮这么说了,也就符合廖立的心里,廖立屈居人下可以,但是只能是在主公的下面,要是到了刘备那里,自己还要在自己的老友诸葛亮的手下干事情,这可多尴尬啊!其实这一点也是人之常情,就像是李林身边的庞统和徐庶,李林从来不会让他俩有什么上下级的关系,要不然就都是自己的军师,要不然就是徐庶管后勤,庞统管兵事互不干扰,这样谁也不会尴尬啊…………
 
    廖立淡淡一笑,缓缓道:“要李林投入所有兵力。那还不简单,只要叫李林以为胜券在握便可!李林麾下兵马,大多出身北的。不惯坐船,稍许风浪,便足以将其击溃,是故,李林无奈之下,唯有用荆州水军,不过嘛,若是叫他将其麾下战船用铁索相连,铺上木板。即便是风浪再大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妙计!”诸葛亮为之动容。深深望了眼廖立,忽然笑道:“观公渊之意,乃有后计…………亮明白了!”
 
    “哦?”廖立饶有兴致望了诸葛亮,嬉笑说道:“那我等一通道来如何?”
 
    “好!”
 
    对视一眼,两人几口同声说道:“火攻!”
 
    “哈哈,不愧是孔明!”廖立嬉笑一声,收起酒壶说道:“他日破辽。莫要忘了你我的约定!”
 
    “等等!”一把拉住廖立,诸葛亮凝声说道:“还有一事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啊?还有事啊?”
 
    在廖立有些不耐烦的眼神中。诸葛亮低声说道:“李林麾下蔡瑁,久居荆襄,精于水军,不可不说是一个阻力啊!”
 
    “那还不简单!”瞥了一眼诸葛亮。廖立冷笑说道:“写一封字迹潦草不清、多有涂改的信件,再派遣数名死士,这面骗蔡瑁相见,那面叫李林知晓,待李林前来探查之时。叫那些死士服毒自尽,保管叫蔡瑁百口难辩!”
 
    张了张嘴,诸葛亮讪讪说道:“妙,妙计!”随即诸葛亮心中也从了一句“也是真毒啊!”
 
    望了一眼诸葛亮,廖立就知道他心下不认同,冷笑一声,挥挥手说道:“计!我已说与你听了,用于不用。你自己考量,走了,江东的军中我是半刻亦不想多呆!”说着,他便撩帐而出,毫无半点留恋。
 
    望着仍晃动不已的帐幕,诸葛亮暗暗苦笑一声,看来这家伙并非真心投向主公。恐怕走向孙权自荐时闹僵了,以他的脾气,孙权能够看得上才怪!肯定是不得已才出手相助,能让廖立拉下脸来,肯定是这小子真的憋不住了!不过嘛,如此大才之士,不用实在可惜!
 
    “那么剩下的,唯有与周公谨商议一下,看看是否能骗过李林麾下众谋士,尤其是那士元和元直啊…………”坐在榻上,诸葛亮喃喃自语着。
 
    周瑜者,帅才也,真正的历史,纵观东汉末年,能与周瑜相提并论者,仅寥寥数人,举贤荐能,可比鲍叔;折节为国。可比蔺相如;谦礼忠君,性度恢弘。无不令世人称赞、众将诚服。周瑜者,儒将也,文能安邦治的,武能征战杀敌;内可入朝称相、外可登台拜将,此等文武皆备之士,天下少有。纵观历史,无论是李林一方的庞统,徐庶、程昱,郭图,蒯越,还是刘备一方的诸葛亮、法正、马良,亦或是江东的鲁肃,江东二张,虞翻,这些个可以给主公出谋划策之人都无法向周瑜那样,文武兼备,恐怕只有三国末期姜维、邓艾、陆逊等人,才能在这方面与周瑜比肩。可惜就算是这三人,亦差其远矣。周瑜者,其才万里无一,或许眼下,李林仍认为,诸葛亮才是自己的首要大敌,那么再过些日子,他就会明白,其实周瑜才是。要耍阴谋对付周瑜,很难!不,几乎是不会有任何间隙,孙权对于周瑜的信任,特别是如今大敌当前,恐怕比当初孙策对周瑜的信任还要强。要对付周瑜,只有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击败他,然而,要堂堂正正击败周瑜,此事恐怕相当不易…………
 
    在自己亲卫那得到了灵感,周瑜当即便照蒋钦、凌操二人商议,轮起江东大将,耳濡目染的恐怕是甘宁、周泰、黄盖、程普、吕蒙、韩当等人,对于蒋钦、凌操二人,相对知道较少,其实,蒋钦是与周泰同时投靠的孙策,而后跟随孙权,比起周泰勇猛有余、智谋不足。难以单独领军。那么蒋钦便是十足的将才,足以独当一面,而凌操亦是一名难得将领,比起其子凌统来,凌操更为谨慎厚重,作战经验丰富,可以说是正规军出身的老兵,相对的,甘宁的锦帆军,不过是奇军罢了,论本事、论实力,二人都不下黄盖、程普、韩当等江东老将,二人欠缺的,仅仅是威望与权位。如今在周瑜帐下听用,深得周瑜信任。
 
    “将船只用铁索连起来?”再听了周瑜讲解之后,蒋钦与凌统面面相觑,鼓捣半响,蒋钦犹豫着说道:“都督,如此恐怕不利于排演阵势!”面对着自己敬重的大都督,蒋钦实在不好意思说此事百害而无一利。
 
    同时,对面凌操亦为难说道:“都督,要败李林水军,我军易如反掌,此事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呵呵!”似乎是看破了二人心思。周瑜儒雅笑道:“两位可是认为。此举无用?乃多此一举?”
 
    与蒋钦对视一眼,凌操硬着头皮说道,“回都督话,末将认为……认为便是如此!”
 
    “末将附议!”蒋钦抱抱拳,摇头说道:“若是将船只用铁索连接。反而限制了我军行动,实不利于我军作战,望都督三思!”
 
    “呵!”周瑜轻笑一声,低声神秘说道:“虽说对我军无用,不过对于李林,那就有用多了!”
 
    “李林!”蒋钦与凌操再面相觑,一脸骇然。
 
    正在二人惊愕之际,周瑜望了一眼帐门,一面起身向帐门走去,一面口中说道,“李林坐拥北方,就算我等伤得他些许,他也无关痛痒,要让他知难而退,就必须重创他,也就是那四十万大军!要击退李林,唯有打痛他!不过怎么打痛他呢?单单十万荆州水军,李林是根本不痛不痒,要知道,他麾下的三十万兵马中,不少都是李林在幽辽二州和冀州等地的兵马,可谓是李林麾下精锐,你等也知道,李林便是率这二十万精锐,个把月内便平了荆州,逼逃刘备、逼降蔡瑁,若是能将此二十万兵马诛却,恐怕李林再是财大气粗。亦是痛心疾首吧!”
 
    “哈哈!”蒋钦哈哈一笑,随即眉头一皱,犹豫说道:“都督说的是不错,不过此计会不会太过于悬乎了,四十万辽军若是用都督使的办法登船,恐怕我军压力颇大啊!”
 
    “公奕多虑了!”周瑜摆摆手,意有所指说道:“不过是欲擒故纵。在这长江之上,李林用不善于水战之兵,与我江东交战,自取死路耳!”
 
    “都督说的是!”凌统忽然插话说了一句,一旁的凌操狠狠瞪了一眼这个不听话的儿子。
 
    三人商议了足足一个,时辰有余,待周瑜将后续计谋简略一说,蒋钦与凌操纷纷道好,当下应下改造战船之命令,商议完毕,周瑜便回了营中住处。
 
    想出了妙策,周瑜心中自是轻松,次日起来,处理起营中事物。亦是更为得心应手,直至巳时时分,丁奉忽然入内禀告道:“大都督!有一人唤作诸葛孔明,欲拜见都督!”
 
    “呵呵,此人乃大贤,不可怠慢,速速请入!”
 
    “都督!”诸葛亮缓缓而入,直接进入主题道:“亮今日前来,乃是思得一计。前来与都督商议一番!”
 
    抬手请诸葛亮入座,周瑜好奇问道:“计从何来?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